Carbon

窥屏小透明,腿肉割给最冷的圈QAQ

【BrantKris】幕后(上)

终于看到有大大写这一对了~

于是我大着胆子把之前写着自娱自乐的脑洞放出来,大概是个直男迷弟白怎么发现自己对偶像的感情的清水短文。估计下一次更新就会完结哈哈

如果有接受不了的姑娘不要打我嗷!!



       节目录制结束后,小白和万磁王留下来录了一个双人的采访,所以等他们回休息室的时候,其他选手都已经走光了。

     “我们也快点回吧。”万万手脚麻利的开始把自己的东西往包里塞,“晚上去吃点儿啥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白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五点半左右录完的节目,现在已经六点多了。本来想再去跟吴亦凡打声招呼的,不过人家估计已经下班回酒店了吧。这样想着心里不禁有些失落。今天如愿以偿地加入了吴亦凡的战队,本来以为结束以后马上能有机会跟制作人面谈什么的,最好是一对一。不对不对,一对一他容易紧张,老万最好能呆边上,这样他能自如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万万收完东西一回头,就看见小白在那里发愣。他拿手去戳小白的胳膊,“嘿,你想啥呢?”

     “我在想老吴呢。”小白也没掩饰自己的想法,特坦然地对万万全盘托出,“你说老吴一录完节目怎么就消失了呢,我看见潘玮柏跑去跟他战队的人约饭了,我们是不是也得去找找老吴啊。他不是喜欢火锅么,咱们定家火锅店?”

       万磁王挑起眉,对于小白把吴亦凡喜好记得这么牢表示佩服,然后又说:“人家可能比较忙,没什么大事儿就算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白正要反驳,休息室的门被打开了,工作人员把头探了进来:“打扰了,制片人请小白去他那里谈一下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嘞!”小白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迈着两条男模腿就向外跑,“老万你等我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工作人员看着小白飞奔而去的背影,有些不解地问万磁王,“小白这么兴奋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万万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,突然打了个响指。“完了,他肯定是把‘制片人’听成‘制作人’了!”

 

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小白一路狂奔到吴亦凡的休息室门口,也没想想吴制作在这个时间点找他私聊的可能性。压下有些兴奋的心情,他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小白又敲了一次门,还是没等到任何的应答。他困惑地挠了挠头,直接把门打开了。休息室里非常暗,只有靠墙的沙发旁有一盏小小的夜灯,照亮了一小片区域,隐约能看见沙发上侧躺着一个人。小白下意识的朝沙发走去,明明知道这是谁的休息室,谁最有可能躺在那里,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靠近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他慢慢地走到沙发前,轻手轻脚地,大气都不敢出。沙发上的那个人套了一件黑色卫衣,帽子被压在脸下当枕头,所以领口歪着,在昏暗的灯光下露出一小片光洁的皮肤。下面是紧身的破洞牛仔裤,两条长腿很憋屈地曲起来缩在沙发上。小白蹲下身,屏息去听对方的呼吸。可能是姿势不够舒服,他睡得很不安稳,眉头有点皱,牙关也没放松,咬肌微微鼓着,一副很委屈的样子。没错了,长这么好看的必须是自家吴制作了。

     “老吴…”小白想了想还是觉得要把吴亦凡叫起来。这种姿势睡得话,醒来怕是会更累。“老吴你醒醒,回酒店去睡呗?”

     “唔——”吴亦凡本来就是浅眠,很容易就醒了,可是意识模模糊糊的,又不愿意睁开眼睛。他起床气重,被吵醒就容易耍小孩子脾气。于是他抬起左手啪得一下打在小白胸口,然后又力道不足的一路滑下去,末了还勾住了小白的衣服下摆。

    “别叫我…再让我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说完拿脸蹭了蹭帽子,就没声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小白低下头去看那只还拽着自己衣服下摆的手。明明那么大一只手,手指也又长又细,为什么自己却只能联想到猫爪子呢。胸口被打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,心也莫名其妙地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怎么办?就这么走么?可是衣角还在人家手里捏着呢。小白小心翼翼地从蹲姿改为坐姿,决定就这么等吴亦凡睡饱醒来。哦对了,还得跟万万发短信说一声。

 

……

 

     “所以…你就打算一直等他醒过来?”看完小白那段巨长的短信,万磁王回复了这么一句,“你们追星狗的脑回路我真是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白慢慢地打着字,连手指接触键盘的动作都放得很轻。

     “你先去吃饭呗,给我随便打包个炒面就好。”短信刚编辑完,还没来得及点发送,走廊就传来一阵脚步声,随即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休息室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等小白的眼睛适应了突然被打开的灯光,他认出了正在向沙发这边走来的人。 申凯文,吴亦凡死党。小白私下里关注过吴亦凡的站子,对申凯文的脸一点也不陌生。前几天还看见他跟吴亦凡在机场的照片,两人都穿着一身黑,站在一起画面特别美好。照片下面妮妮们的回复大相径庭,全是嫉妒申凯文的。小白当时没觉得什么,现在看见真人了,心里才慢慢涌上来一种负面情绪。特别是当他看见申凯文把吴亦凡的手从自己衣角上扯下来的时候,天知道小白花了多大力气阻止自己去把那只手抢回来。

     “麻烦你了”申凯文冲小白抱歉地笑笑,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。小白看着这个笑,突然有一种强烈的“我是外人”的感觉。刚才还暖得发烫的心口突然冷却了下来,他默默地站起身,冲凯文点了点头就走出了休息室。背后传来申凯文唤“Kris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带着down到谷底的心情,小白拐进角落,狠狠地砸了一下墙。

 

……


评论(41)

热度(1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