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rbon

窥屏小透明,腿肉割给最冷的圈QAQ

我这应该算是失踪人口回归?

总算把大学的事情忙完了,乖乖回来继续写文~

在狗喵大热的当下默默发一篇幽银(?)


设定是吴亦凡和陈伟霆还没拍爵迹

其他bug请自行无视咳咳



心转心(1)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幽冥今天有一点抑郁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想约特蕾娅一起去砍魂兽,到了她的宫殿发现自家使徒神音也在那里。两个女人一个裹着兽皮一个裹着丝被,正在卧榻上互相梳头发。霓虹举着一面大镜子,安安静静的半跪在床边,目光温柔地看着她们嬉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冥靠着墙冷冷地注视了一会儿,终于还是放弃了加入他们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现在,他一个人站在【深渊回廊】里边,身影莫名有些萧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银尘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。他从一棵树后面踉踉跄跄地绕出来,身上很狼狈,永远一尘不染的袍子又脏又破,发辫也很凌乱。幽冥几乎是立即亮起了魂路,能让银尘狼狈至此,难道是【深渊回廊】诞生了什么新怪物么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周围并没有强烈的魂术气息,就连银尘身上...幽冥皱起了眉,明明看上去精疲力竭了,竟然没有释放过魂力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尘总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啊,自己的确对他知之甚少。不久之前的会面里,银尘说幽冥管不起他的事,其实幽冥是同意的。而那个时候的烦躁和愤怒,完全是因为心底的不甘心罢了。可能从【雾隐绿岛】的初见开始,眼前这个人就像一株雪山莲,在自己心里生了根。那傲然独立,冷艳决绝的气质,以及无法忽视的优越容貌,吸引了幽冥全部的视线,从那以后幽冥就对银尘非常感兴趣,甚至到了着迷的程度。我只是想要破坏而已——面对特蕾娅的质疑,幽冥这样解释——只不过这只猎物比较棘手,需要更多的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不及多想,眼前的人一个趔趄,直直地往地上摔去。幽冥的黑袍在空气中一闪而过,扬起的落叶还没落地,银尘已经稳稳的倒在幽冥的臂弯里,失去了知觉。看着怀中人少见的毫无防备的脸,幽冥不自觉的放轻了动作,嘴角翘起的弧度是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捡到了,就归我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吴亦凡做了一个噩梦,梦见自己被丢在一片深林。他试着呼唤大表哥的名字,回应他的却是一片狼嚎。他很害怕很无助,只能不停地向前跑。树枝划破他的衣服,抽打他的皮肤,吴亦凡慢慢红了眼眶,不是因为身上火辣辣的疼痛,而是一种被抛弃的失落感。

        或许是因为梦里的感觉太过真实,吴亦凡醒来的时候,一滴眼泪颤颤地掉出了眼眶。一旁守着的幽冥看到这颗眼泪,竟是有些吓到了,随即一阵强烈的疼痛席卷了他的心脏。幽冥做惯了掌握生死的死神,第一次遇到这样身不由己的反应,不由得感到惊慌。于是当吴亦凡喊着“William”并抱上来的时候,幽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怀里就多了一具温热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冥的大脑拒绝工作,然而手臂已经情不自禁地搂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William,我做噩梦啦。”吴亦凡嘟着嘴用脸去蹭幽冥的胸口,满心以为自己抱着的是已经交往半年的男友陈伟霆。

        幽冥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心脏在胸腔里凶狠地跳动着。上一次他这么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,还是在与【诸神黄昏】的一战中。那时那一阵带着杀意的鼓点,和胸口这个轻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摩蹭,竟然同样让他心悸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危险了,今天“银尘”给自己带来的一切反应,都太危险了。幽冥的目光渐渐变冷,原本放在“银尘”背上的手,慢慢挪到了脖颈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——啊!你干什——”吴亦凡被猛的掐住脖子,惊呼噎在了嗓子里。他抬头带着满脸的委屈看向幽冥,幽冥也在此时冷冷地看进吴亦凡的眼睛,两个人都被对方眸子里的情绪惊了一下。恍然大悟般,下一个瞬间,他们同时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
评论(7)

热度(78)